电商动态 | 美食山东 | 工艺齐鲁 | 旅游攻略 | 县域基地 | 品牌故事 | 汇吃汇淘 | 源产地 | 老字号 | 品味山东媒体行
鲁网 > 特色山东 > 工艺齐鲁 > 正文

“我想开家非遗传承所”

2017-02-03 10:45 来源:大众日报 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“挂门笺,落门笺,门笺里面全是年”。这句流传至今的民谣反映了人们对门笺的美好寄托。门笺属于民间刻纸,是中国民间工艺“三绝”之一,也是我国传统的年节门(窗)楣吉祥装饰物。日前,记者在临沂市郯城县马头镇万高册村见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郯城挂门笺的传承人张乃苍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现年58岁的张乃苍是临沂市唯一一位从事手工刻凿挂门笺的手工艺人。

  “挂门笺,落门笺,门笺里面全是年”。这句流传至今的民谣反映了人们对门笺的美好寄托。门笺属于民间刻纸,是中国民间工艺“三绝”之一,也是我国传统的年节门(窗)楣吉祥装饰物。日前,记者在临沂市郯城县马头镇万高册村见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郯城挂门笺的传承人张乃苍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现年58岁的张乃苍是临沂市唯一一位从事手工刻凿挂门笺的手工艺人。

  郯城挂门笺又称“挂门前”“门吊子”,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。“别看这些门笺不大,可是个十足的功夫活儿,我这一沓是20张(4门),做出来就得3个多小时呢。”因为上了年纪,中间最关键的刻凿环节,张乃苍需要带着老花镜才能完成,其中用到的刻刀、针锥、磨石等工具就达近10种。  

  张乃苍告诉记者,挂门笺看似简单却有10多道程序。“整个过程,要刻、要换、要拼、要粘,太费神了。”

  “干工干农的,不如我们干吊笺的,你一天一块两毛五,不如我们一月一辆大金鹿。”从上世纪70年代末到2000年,万高册村兴起了一股“门笺热”。

  “七八岁的小孩都会干,也带动了周边几十个村的人们。”张乃苍回忆说,“来订购的人都踩坏了门槛,有的拿不到货,就在附近找地住下,直到我们把挂门笺赶出来,拿到货他们才安心离开。”

  然而,随着电脑化制作、机械化生产,传统手工雕凿、嵌套方式的挂门笺受到现代工艺的强烈冲击,机器印刷替代了手工刻凿,从业者纷纷改行另谋生路;农村城镇化的发展使过去的瓦屋变成了楼房,挂门笺在年轻人眼里已经变得不那么“时尚”;老艺人逐渐凋零殆尽,年轻人没有兴趣传承,挂门笺步入“老龄化”。

  如今,万高册村只有张乃苍一人在坚持从事挂门笺制作,同时,他也是山东省仅存的两家、临沂唯一一家纯手工制作挂门笺的传承人。“不能让这门老祖宗留下的手艺就这么中断了”。张乃苍说。 

  虽然挂门笺的处境艰难,但申请非遗成功,无疑给张乃苍带来了一线曙光。在他看来,挂门笺要生存发展,首先要传承下去,其次要在坚持传统的基础上,不断加大创新力度。将挂门笺从原来的“年货”用品提升到艺术品,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价值。 

  “我一直打算开设一家非遗传承所。”张乃苍告诉记者,“既然剪纸能上手工课,更具我们民间特色的挂门笺为什么不能,让娃娃们亲自动手体验挂门笺的制作过程,发现其中的乐趣,慢慢地领会其中的文化价值,是对这种民间老手艺最好的传承。”

  原文链接:http://sd.dzwww.com/sdnews/201702/t20170203_15492156.htm


责任编辑:饶舜玉
分享到:
./W020170203388274109684.jpg